数字中国 先知先行 会员中心 业界专访 法律法规 行业培训 电子期刊
地理空间项目网  
  首页 项目预告 招标公告 中标结果 行情监测 行业报告 行业动态 电子标书 优秀服务商 供求信息 测绘英才


 
行业分类
GP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业界专访

政府地理信息数据的共享——访ESRI总裁Jack Dangermond(二)

内容

        采访者:布雷迪·福雷斯特  翻译:林寅燊  来源:O'Reilly Radar

  Jack Dangermond是ESRI公司的创始人以及总裁。ESRI公司的软件产品被全世界各级政府所采用。人们可以从Microsoft、Google、Yahoo!或者 FortiusOne 中看到ESRI对于在线制图的影响。

  在这一部分的采访当中,他们谈到了政府地理信息数据的共享。

  (布雷迪·福雷斯特常年为O'Reilly Radar网站撰写各种技术跟踪文章。他现在是Where 2.0 和 Emerging Technology 大会的主席,曾就职于微软的Live Search部门。)

  布雷迪:谢谢!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吧。去年夏天,你和约翰·汉基一同在Where 2.0上指出,ESRI将会使用户的网上发布变得更加方便。我想知道你对于这个是如何理解的?

  杰克·丹杰蒙德:过去我们已经有很多的用户将自己的数据转换成KML格式并将其加载到Google Earth上面。因为已经没有了技术上的限制,所以我曾预计会有更多的人采用这种方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其普及程度却低于我们的预期。你对于这个有什么看法吗?

  布雷迪:这是因为人们对数据变得更容易获取会感到恐惧--无论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还是担心恐怖主义。再加上人们对于做这个事情的意识淡薄。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正如伊恩·怀特之前所指出的那样,人们是被花钱请来管理这些数据的。假如这些数据不再需要他们亲自管理,而且还被发布到网络上,那他们的地位就没有以前重要了,又或者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以前重要了。

  杰克·丹杰蒙德:我还真没过见到过这样的做法。因为从一开始,地理信息系统的本质就是关于共享数据的。比如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就共享了他们的地形基础地图,然后这些地图就成为了各个州和地方政府的地理信息系统基础数据。至于在政府机构的技术部门内部共享规划数据当然也就是不受限制的。在早些时候,大概在1996年前后,我们发布了第一个商用网络地图软件ArcIMS。我们卖出了超过五万套这个地图服务器,然后人们就用其来发布地块数据、土地利用地图、人口统计地图等。这确实是很了不起的成绩。这跟“地理信息系统用户不愿意共享数据”这个说法是完全相反的,而且我也觉得事实上并非如此。

  现在或多或少有一些机构会限制共享他们的数据。而他们这么做大概是基于商业理由和马基雅维里式(Machiavellian,权谋政治家)的理由,他们因为可以从销售数据中获取利润,所以就不希望数据能够被公开利用。在加州甚至还有几场这样的官司。但是现在好像已经慢慢找到解决办法了。现在加州大概只剩下两个县是不愿意公开数据的了。不过,很可能其它地方还会继续仿效它们。其三个大理由是…

  布雷迪:但是,在别人请求后把数据发布出来,和直接把数据放在网络上免费供人使用还是有区别的。

  杰克·丹杰蒙德:没错。在人们不愿意共享数据的三大理由中,第一条就是商业理由。他们想通过重复销售而获利。不过我想把这个说清楚一些,大概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头,人们已经抛弃了这个做法。因为你知道,这违背了我们的宪法,也跟我们所正在做的相违背。第二个理由你刚才提到过,就是安全问题。我知道现在还有一些国家像印度、新加坡仍然实施着严厉的法律,禁止人们在网络上散布任何形式的地图。但是在美国就并不存在这个问题。第三个理由是隐私问题。实际上还没有任何一场官司是关于隐私问题的,不过因为现在网络上有越来越多的信息是关于你的位置,你在哪里住和你拥有些什么诸如此类的,所以人们对于这个还是感到有一点恐惧。

  但是我还是认为这阻止不了地理信息系统用户共享数据。你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人们不愿意买个服务器来在网络上公开共享他们的地图了吧。不过我却认为有很多人正是这么做的,实际上有成千上万的组织正在这么做。那为什么他们不在Google地图上面做这个呢,我不太清楚。要是你用Google的文字搜索功能搜索某个地方的土地利用地图或者房地产地图,通常可以得到很多可用的数据集或者服务。所以我认为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人们需要用时间来熟悉这样做。这个概念不同于仅仅把地图作为某个镇上的房地产网站或经济发展网站中的一部分,他们可以把这些东西放到Google上面去。我想,可能人们只是刚刚才发现他们能够这样做,又或者是因为他们还没进行软件版本的升级所以还在摸索当中。我并不是很肯定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把数据唯一的发布,因为这样Google就能够把这些数据放到他们的地图上了。

  布雷迪:嗯,但不只是Google,我的意思是KML现在也是个公开的标准了。

  杰克·丹杰蒙德:是的,没错。无论是Google、Microsoft或者其他的。

  布雷迪:没错。那你认为地理信息系统和ESRI在新一届的政府管理部门中会扮演什么角色呢,你认为发生变化了吗?

  杰克·丹杰蒙德:嗯,你大概也知道 ,大多数联邦政府机构都在使用我们的软件,例如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

  布雷迪:还有州和地方政府,对吧?

  杰克·丹杰蒙德:嗯,州和地方政府也一样,我们的软件几乎无处不在。而且这些机构大多都建立了在线制图网站,用于发布数据。所以,我们认为地理信息系统将会像以往一样,继续在像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内政部、国土安全局这种管理部门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用于做地图可视化或是执行分析。GIS具有很强的渗透力和很大的应用范围。因为它确实能为其使用者带来好处:帮助政府部门变得更加合理、高效和透明。你的意思是这样吗?

  布雷迪:没错。嗯,这让我想到了一些像纽约的311客服中心这样的数字控制中心,是这样吗?

  杰克·丹杰蒙德:是的。

  布雷迪:还有虚拟阿拉巴马(Virtual Alabama)。请再详细阐述一下我们的政府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以及ESRI的相应打算。还有,你们刚刚发布了ArcViewer、JavaScript和Flash客户端程序,看得出你们是越来越专注于网络服务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来自于Twitter的问题,就是你们什么时候真正把ArcGIS Server放到云端去,让其成为其他人只通过浏览器就能使用其功能的委托版本(hosted version),而不仅仅是作为获取数据的途径。

  杰克·丹杰蒙德:嗯,好的。我们先回到前一个问题。现在很多政府机构都采用ArcGIS Server来让他们的战略变得更加透明。现在马里兰州的州长马丁·奥马利之前是巴尔的摩市的市长。那时候他建立了一个叫做CitiStat(城市统计系统)的东西。CitiStat是一个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应用程序,可以让各个部门都以地图的形式描述他们的战略。警察局用它来描述罪案发生的地点,同时展示警察巡逻路线,说明他们的资金正在用于解决最严重的罪案或是研究犯罪模式。这让巴尔的摩的犯罪率大大降低了。

  市长让公园与开放空间部做同样的事情,让公共事务部也做同样的事情。他们开始在最多投诉和坑坑洼洼的地段铺路。因为使用地图不单单可以描述哪里发生了大问题,还能说明政府的资金花在了什么地方,这实际上开始让政府变得更加透明了。后来他成为了州长就开始与我们合作,一起建立了叫做SateStat(州统计系统)和BayStat(海湾统计系统)的系统,他要求各个部门都要把绩效以地图的形式提交到这个系统上。这些地图不仅能够说明哪里有需要,还能说明他们的开支用在了何处和效果如何。现在我们国家的领导班子奥巴马政府,就非常喜欢马里兰州政府的这个网站。因为它不仅能使得政府的开支变得更加透明,还能以问责制的层面展示政府里头正在发生着什么。

  当经济刺激法案出台后,许多州都希望能效仿马里兰州。所以ESRI就为这些希望复制马里兰州成功案例的政府建立了一个可免费下载的基于浏览器的ArcGIS系统,可以用于展示政府的资金去向以及哪里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我知道迄今为止已经有44个州开始建立并完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了,还有些联邦机构也很关心这个计划。关于第二个问题…不好意思,关于如何着手把政府的开支变得更加“空间化(spatialize)”这个概念,你现在清楚了吗?

  现在我们的用户群中,大概有两千个服务器正在着手以各种方式为政府的开支制图,并使其能对公众开放。此外,多年以来地方政府用于基础设施改进计划的CIP(capital improvement program的缩写)资金正投入对诸如街道改造和公园改造的项目进行地理编码,并将投入的资金量进行显示。通过绘制地图来让政府变得更加“形象化”,我觉得这又为公开民主增加了一层涵义。

  其实这个概念也并不新鲜,甚至在互联网之前的打印地图时代就已经存在了。不过把地图放在网络上则又增加了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而且还让政府所做的事情增加了透明度。至于在云计算方面,ESRI已经建立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服务器,那就是ArcGIS Online,上面拥有许多的信息图层、基础地图和影像数据供我们的用户使用。与Google和Microsoft的基础地图所不同的是,我们主要专注于为我们的地理信息系统用户提供一个基础。它并不是单独出售的,而应该是对地理信息系统用户所创建和管理内容的一种补充,而且这些服务我们都是免费提供的。同时,建立ArcGIS Online的过程使我们更加懂得了如何把地理信息服务器推向云端,成为一个通用的基于“云”的地理信息系统。除此之外,我们也为开发者提供了可以用于开发应用程序并支持扩展的地理编码和路由服务。

  至于Google,我们非常欢迎Google的网络地图和基础地图也加入到这个地理空间的“生态系统”。但是现在他们还没有任何商业性的或非商业的服务可用,我的理解是因为Google至今还有一些对于内容的限制。

  布雷迪:你的意思是潜在的地理数据吗?

  杰克·丹杰蒙德:没错,虽然我并不清楚,但我想那一定存在某种约束。我的意思是Google有一个对待数据的政策,必须通过他们自己的浏览器或地理浏览器才能使用那些数据。所以他们下一步的重要计划很可能就是把这些数据开放出来。

 

媒体链接:

中国测绘新闻网 3sNews 中国信息化 中国测绘科技信息网
  测绘网 51GPS世界 测绘信息网 测绘英才网
  GIS时代网 GISALL 中国地下空间网 中国地理信息网
  GIS帝国 测绘网(工程测量员) GIS资讯小组 GIS动力
机构链接: 国土资源部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国家地理空间信息协调委员会
  中国国家遥感中心 中国测绘学会 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 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
  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 中国勘察设计协会 中国土地勘测规划网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测绘发展研究中心
  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协会 国际大地测量协会 国际制图协会 国际标准化组织地理信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国际测量师联合会 联合国地图资料馆 联合国制图处 全球测图国际指导委员会


Copyright © 2005-2017 地理空间项目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热线:010-62211685(直拨)
Q群1:42720732(已满)  Q群2:60428364(已满)  Q群3:77256492(已满)  Q群4:71897230(已满)  Q群5:100810128
京ICP证 0704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355号